公司简介
万博体育app v2.5.6
快捷菜单
联系我们

电话:0416-3520049

          13700068632(王院长)

地址:锦州市松山新区苗家村(大岭南走)

院里接站车时间:每周三周六上午9:30-10:00

接站地点:光彩6路车终点站

每月家属探望我养老院报销车费60元

另有站前到北豪小客:锦州-北豪

小客车联系电话:13050470881(养老院门口下车)

目前您在:首页 > 新闻资讯 > 新闻热点

明天我们如何养老

日前,国务院对外发布《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提出我国将试点开展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即将房子抵押给银行、保险公司等金融机构,评估后获得一笔款项,由金融机构按月发放给抵押人用于养老直到其身故。此举引发公众对"以房养老"的关切和热议。继8月的延迟养老金领取年龄、推迟退休等问题后,养老问题持续成为热点。

以房养老的本意

不久前,一项网络调查发现(127815人参与),93.4%的受访者认为"以房养老"不能代替政府养老。 "以房养老"政策是不是要替代政府在公民养老上的责任呢?还是仅仅是一种选择?

辽宁省社科院哲学所所长张思宁认为,"以房养老"政策的推出,不可能替代政府在公民养老上的责任,政府也不可能推卸公民的养老责任,只不过是从制度上规范了"以房养老"。在现代社会,养老应当属于社会福利,但是,由于处于传统社会和现代社会的交替阶段,养老方面的社会福利刚刚起步,不仅养老金的水准不高,而且养老设施、养老服务等诸多方面也刚刚开始,在这个过渡期,养老方式会多元化,"以房养老"只能说是养老的一种形式。

为了解除民众误解,民政部9月20日首次通过其官网公开回应称,"以房养老"只是通过完善投融资政策促进养老服务的举措之一,而且是试点性举措,希望社会及媒体对国务院有关意见全面理解,勿以偏概全。但关于养老的探讨并未平息。

为何反应强烈

据我省老龄办《2012年辽宁省老年人口信息和老龄事业发展状况报告》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年末,全省总人口为4254万人,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751.7万人,占总人口17.67%,与全国老年人口占总人口的14.3%相比,高出3.37个百分点。

个别人几乎把以房养老视为洪水猛兽,这种过度反应正说明人们对养老问题的关注。在沈河区某医院工作的张阿姨说出了多数人的心声:辛苦工作了一辈子,不想还要为老了后的生活发愁。人们对未来多层次、全方位的养老服务也有着更多的期待。

人们为什么会对以房养老有如此强烈的反应?辽宁公安司法管理干部学院法律系李吉宁副教授一直关注着养老问题。他认为,养老是社会法调整的范围,社会对于以房养老的反应说明公众在感情、文化、传统上不接受这种做法,认为一辈子攒下来的房子一下子没了,按照传统的思想,人们喜欢将财产一代代传下去。因此,以房养老在文化传统上不符合中国国情。

张思宁对以房养老做了多次个体访谈,有以房养老意向的人并不多,以房养老似乎是最后的无奈选择。这样,即便是某地"以房养老"试点,估计选择的人也不会很多。 "以房养老"是有条件的,那就是首先要有房子,而后用房子养老。这对于有房子的老人来说,好像是一种切实的办法,操作起来还是存在一定的问题。俗话说,坐吃山空。生命的无限感,很难让人感觉到大限的存在。房子一点点被消费,钱花光了怎么办?有相当数量"以房养老"的老人会生活在这样的纠结中,这无疑会影响老人的幸福指数。对那些没有房子的老人,纠结的机会都没有。能否"以房养老",取决于是否有房,这似乎意味着年轻的时候,无论如何都要攒钱,本质是对未来的忧患,非常影响现实生活的幸福感。

有关延迟退休的争论

关于养老问题的争论并非个案。不久前,清华大学专家团队公布了养老体制改革方案,其中"提高领取养老金年龄"和"延迟退休"也同样引来热议。该方案是为响应人社部目前正在推进的养老体制顶层设计方案,并广泛征求社会各界意见。舆论认为,这不但剥夺了国人养老的权利,也可能会加剧年老者与年轻劳动力间的就业争夺。

张思宁认为,养老金既是社会福利,也是社会对纳税人的回报。养老金应当与退休年龄挂钩,退休早的领取养老金要少,对于那些身体好的人可以延迟退休。根据我所做的个体访谈,既不是所有的人都想延迟退休,也不是所有的人都反对延迟退休,在这方面应当尊重公民的意愿。我国人口众多,需要多元化的选择,只有这样,才能避免政策性的社会矛盾和社会问题。

李吉宁认为,推迟养老金领取年限等也不太合适,养老金的亏空有体制转换的问题,转轨造成的亏空应该由国家来承担,不能转嫁给国民。 "延迟退休"是拆东墙补西墙的办法,会对就业有很大压力,另外对社会稳定等边际效应也会有一定影响。

中国社科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秘书长唐钧也反对延迟退休和退休再就业延领养老金。建议国家应该在大力削减"三公"经费等花样繁多的行政费用支出的同时,尽快采取加大财政投入或者划拨国有资产,以及提高养老金保值、增值等途径弥补养老金缺口。

多家科研机构都做了关于养老改革的研究,在清华大学方案公布后,中国社科院、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中国人民大学、浙江大学等多家研究机构也将各自完成的养老金顶层设计方案报至人社部。清华的方案率先公布,这个研究成果是否意味着一定会被人社部采纳呢?

对此,张思宁认为,政府决策要代表绝大多数人的利益,还要使社会利益最大化。从这个意义上说,学术研究只能是政府决策的参考,不会成为决策的直接依据。当然,对于学术研究中存在的普遍问题,政府在决策时,是不会忽略的。

关于养老的争议

李吉宁从2008年开始做社会法方面的教材编写、国家项目的研究,他提供的一组数据显示,我国与邻国,如俄罗斯、蒙古等相比,总体社会保障水平相对较低,"针对很多群体的保障是象征性的,不能有效解决问题。将养老完全市场化也不合适,我国社会保障现在是多重二元结构,解决养老等社会保障问题,关键应在于提高投入,有效管理。 "

张思宁认为,"以房养老"没有侵犯公民的权益,只是在法律意义上规范了"以房养老",这无疑会保护那些"以房养老"的人,而且不具任何强制性,倘若想将房子留给某人,就一定不会选择"以房养老"。当然,对于有孩子的老人,一旦选择了"以房养老",子女有可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心理伤害,可能认为自己不被父母信任,而这一后果又有可能进一步导致造成亲子之间的情感疏离。实际上,这种情况是传统社会的阴影所造成的。随着养老服务水准的提升,子女心理受损的程度会逐渐下降。从这种意义上说,只有养老设施和养老服务水准的提升,这项政策才有用武之地。当然,不仅这项制度,人口老年化对养老设施和养老标准有很多期待,有关部门应当尽快制定相应的政策,推进养老事业的发展。□本报记者/关艳玲

版权所有:西甲比赛直播(万博app)_万博体育app v2.5.6_万博体育app 怎么下载   技术支持:锦州网络公司丽之鑫     辽ICP备14006431号-1